hg8868向松祚企业内生性需求不振是社融下滑的重要原因_hg8868

  我感觉并非如此。目前银行的不良率一直居于高位,欧洲的人就问,你们中国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非常好啊?不良率也很低,那么为什么要发永续债呢?他们有这个疑问。这就是一个矛盾了,既然我们的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好、不良率低,为什么要发永续债呢?在担心什么呢?

  企业的扩张并非因为生产效率的提高,而是金融市场的泡沫,去年企业扩张的下滑,企业陷入资产负债表的衰退,一方面是资产新规的影响。另外一方面是内生的企业的需求,他们在修复资产负债表。

  2018年影子银行业务大幅缩减,究竟是什么原因?强制性去杠杆和资管新规等等肯定是重要原因。实际上,相当一些企业事实上已经陷入”资产负债表衰退“的困境。

  那是因为企业已经没有扩张的欲望。他们不希望从市场中借钱,甚至之前的债务都很难偿还。2019年的经济仍然不是很乐观,我们的债务问题,是因为资管新规,是全都因为去杠杆吗?

  以下为部分现场实录:

  那么,我们的货币政策到底是什么呢?我们都看到,当前我们的货币政策目前是非常的宽松的。我们的信贷政策可以说是非常的激进。解决股权质押等问题,监管部门甚至在政府报告中指出,要对小企业的贷款达到一定的比例。

  股市上三分之二的利润被银行和房地产拿走了,这样的市场结构为什么不去改变呢?我们管货币政策叫宽松,老百姓叫放水,我觉得放水更合适。我们所有的经济政策的中心,不能围绕着需求管理来作为核心了。我们的核心应该是结构性的改革。

  90年代日本货币政策非常宽松,为什么不进入实体经济呢?

  向松祚认为,2018年影子银行业务大幅缩减,究竟是什么原因?强制性去杠杆和资管新规等等肯定是重要原因。实际上,相当一些企业事实上已经陷入”资产负债表衰退“的困境。

  第二个是盘活存量债务的管理,重要性高于增量信贷扩张。延续老路的信贷扩张,只会造成债务周期越来越严重。比如中民投这样的大企业,民企龙头,为什么30亿的债务到期就会出现问题呢?这说明他们的扩张超速了,这就需要盘活资产存量。通过资产证券化来盘活存量

  2018年中国的社会信用增长下滑,为什么呢?

  我们中国的内生的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就很难。结构性的麻烦是85%的社会融资给到了国有企业,按照所有制划分,这个已经20年了这怎么解决呢?

  这个目的是修正之前太快的去杠杆政策。但如果是经济发展并不是因为行政的,去杠杆需求而是内生的去杠杆需求呢?这就麻烦了。

  财经讯 3月30日、31日,第三届中国结构信用与资产证券化全球投资者年会在北京召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发表演讲。

  企业的扩张并非因为生产效率的提高,而是金融市场的泡沫,去年企业扩张的下滑,企业陷入资产负债表的衰退,一方面是资产新规的影响。另外一方面是内生的企业的需求,他们在修复资产负债表。

  第二是房地产,一个行业拿了社会总融资的42%

  我觉得潜台词是,银行在担心自己的资产有问题。股市的问题,其中内生的去杠杆是一个大问题,2018年最大的杀手就是股权质押的平仓。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