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都城点融优化背后创始人回归转型之路临考_乐都城

  在网贷之家高级研究员张叶霞看来,2018年下半年网贷行业经历震荡期,对投资人信心打击严重,资金长期呈现净流出的状态,而借款人逃废债的现象也成为行业中普遍存在的问题,确实对平台经营和流动性造成极大考验。

  此后,点融经历多次实控人的变更。

  2018年10月28日,点融发布的公告中提及,自2018年9月1日起任命崔亚文为点融集团执行总裁和联席董事长后,公司所有管理层都向崔亚文进行工作汇报。不过,最近该公告已从官网中删除。目前,点融官网显示崔亚文职位仍为执行总裁。据了解,崔亚文于2017年3月加入点融网。曾先后担任过监事、首席财务官。

  郭宇航回归点融后,当即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上述接近消息人士表示,郭宇航此次回归可谓是受命于危难之际,现在选择回归面临很大挑战,也需承担更大的责任。其直言,郭宇航目前是在处理过去两年的遗留问题。

  那么,这些遗留问题是否与此前实控人频繁变动造成点融网战略规划发展不清晰有关?对此,点融方面仅表示点融的核心高管依然在岗。

  郭宇航的回归也意味着点融实控人的再次变动。而点融已经历过数次实控人变动。这些遗留问题是否与此前实控人频繁变动造成点融网战略规划发展不清晰有关?对此,点融方面仅对《中国经营报》表示,点融的核心高管依然在岗。

  值得一提的是,郭宇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目前点融网面临的各种困难都来源于对政策形势和行业发展预判失当。这种失误部分基于原先监管给出的2018年6月份的备案时间表。

  对于逾期飞涨的原因,点融网方面回应称,有至少两个因素对逾期数据有影响,一个是数据统计口径及标准。点融网是第一批完成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四个系统接入的平台,标准和尺度严格遵守统计要求。另一个原因是平台累计交易总量,现在平台的累计交易量比峰值时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会导致计算结果夸大呈现逾期情况。

  郭宇航此次回归虽无公告,但其公开表示年后开始在点融上班,并称将会暂停在区块链、人工智能方面的投资。

  其中包括全面收缩过于前瞻性、不赚钱的业务,技术人员将从800人减少到400人左右;由线下为主导、线上相辅的业务策略,变成线上为主导,线下相辅,将会只留下约30家线下机构;给予管理层更大的决策空间迅速应对市场变化,不再严格强调类似于金融机构的内部流程规范,组织架构上由原来严格划分的金融公司的部门模块式的变成互联网公司式的项目主导制。

  上述业内分析师指出,2018年9月后,监管部门要求P2P行业进行“三降”。点融原本将产品定位于线下较大额、针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此后,迅速将资产端转型为线上小额分散的个人贷款。此种转型对于点融来说难度并不小。专做中小企业贷款的点融网突然转做小额分散的个人贷款,业务发生变化,对于其团队是巨大的考验,在此过程中逾期升高很可能有经验不足的原因。另一方面,此前点融的激进扩张,会导致风控标准的降低,现在逾期升高也在情理之中。

  对于债转慢的原因,点融方面认为主要在于产品设计对于行业发展和市场过于乐观,将主要资源都放在了周期越长、利润越高的3年期的个人或中小企业借款项目上,最终导致了在行业及市场发生急剧变化的时候腾挪空间很小。不过,目前公司正在做资产处置,有些资产2018年年底已经与买方们达成了协议,但是因为遇到了农历新年,所以付款期限也有所延迟。目前,部分资产已经完成变现,点融的流动性在改善中。

  有业内人士指出,转型需要长时间的布局与积累,当下对于点融来说,内部高层达成一致,维持长期稳定的发展计划是其能否转型成功的关键一环。

  被称为“传承美国Lending Club衣钵”的上海点荣金融信息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运营平台为点融网,以下简称“点融”)再次迎来实控人的变更。

  针对郭宇航回归后,崔亚文是否仍有决策权、点融近年高管变动较为频繁的原因等问题,点融方面表示,点融的高管变动以官网为准,年后郭宇航也回归参与日常运营。点融重大事件的决策权最终在董事会。

  对于拖欠补偿的问题,点融方面回应称,在结构性调整优化的过程中出现包括资金流在内的各种压力是必须要面临的。而关闭分公司、离职员工赔付,是财务计划之外的支出。目前人力资源部门正在积极配合补偿方案的落实。

  一位业内分析师认为,新任高层都会制定全新的战略规划,实控人频繁更迭,很难对公司的发展线路作出统一的规划。而此前,点融网传出高管打人事件,也说明其内部矛盾较严重。

  2017年12月7日,点融曾在其官网宣布高管的任命,此前担任点融首席运营官(COO)的罗龙翔晋升为公司首席执行官(CEO),负责点融日常运营,包括网络借款中介服务、出借策略与规则和市场化借贷解决方案;同时创始人和原CEO苏海德担任董事长;创始人和原联合CEO郭宇航任联席董事长。

  据点融官网介绍,2012年郭宇航邀请全球知名网络借贷平台Lending Club共同创始人、前技术总裁苏海德来到中国,共同创立点融。创立点融之前,郭宇航有10余年的律师从业经验。

  上述分析师指出,点融的转型还需长时间的布局与积累,能否成功仍有待时间考验。此前点融将太多精力用在内耗上。对于点融网来说,如何达成管理层的统一,将转型方案长期有效执行下去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不过,点融转型的过程中不断传出拖欠被裁员工补偿金的消息。此外,逾期飞涨、债转慢的问题也爆发。截至2019年2月份,点融网累计出借金额已达到552亿元。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信批系统上,截至2019年1月末,点融网的项目逾期率已经达到35.96%,金额逾期率达到9.9%。同样的数据,在去年年初的时候,仅有4.24%与1.86%。

  上述接近消息人士告诉,当时的预期是点融网在第一批拿到备案后会立刻启动上市,没想到备案一再延期,因此点融才配备了大量技术和线下团队人员。此外,点融方面表示,目前暂无上市计划。

  郭宇航上任后对点融进行了一系列裁员、闭店的大刀阔斧的动作。在此过程中,点融也饱受拖欠补偿、债转过慢、逾期率高等问题的困扰。

  此前淡出点融经营的联合创始人、联席董事长郭宇航回归,使得不少人对点融的未来又有了新的期待。有接近消息人士表示,郭宇航此次回归可谓是受命于危难之际,现在是在处理过去两年的遗留问题。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