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都城六大行年报看点净利增速持续回暖净息差改善_乐都城

  2018年,银行理财收入整体仍有下降:受资管新规实施和理财产品市场发行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建行去年理财产品业务收入111.13亿元,较上年大降近45%。工行去年个人理财及私人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下降16%,对公理财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下降23.2%。

  二是进一步提升能力,会进一步对标国际一流的资管同业,提升投研、风控、创新能力,提升资管业务的市场竞争力和价值创造力。

  中行业务管理总监郑国雨透露,成为首批获批理财子公司的银行后,目前中行正在按照监管规定,从公司治理、风险和内控体系、科技系统、人力资源配置等方面推进筹建工作,目前进展顺利。

  六大行年报看点:净利增速持续回暖 净息差改善

  对于理财子公司的筹备进展,工行副行长谭炯透露,目前正积极稳妥加快理财子公司建设,争取尽快实现开业运营。建行副行长章更生也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理财子公司各项准备工作正在进行当中,进展非常顺利,各方面准备工作在加紧进行,上半年有望开业。

  三是进一步理顺关系,理顺子公司与集团渠道销售、产品布局、项目推荐、风险管控、考核评价、区域理财、境外发展等8方面关系,发挥好集团联动协同优势。

  年报显示2018年,大行净息差优势进一步扩大,工行为2.3%,同比提升8个基点;建行为2.31%,同比上升10个基点,受此影响,建行去年利息净收入较上年增加 338.22亿元,增幅7.48%;中国银行净息差1.90%,同比增长6个基点。六大行中,邮储银行以2.67%的净息差领先,并且同比增长0.27%,增幅也高于其他大行。

  谭炯称,未来将进一步研究资管业务转型发展,主要考虑三个统筹:一是进一步统筹产品转型和客户拓展;二是统筹投研和风控;三是统筹做好集团内联动协调工作。

  控制负债成本或将是各家银行保持净息差的主要做法。谷澍透露,工行今年保持净息差的策略就是在负债端多做工作,控制高成本负债,坚持把存款性负债作为主要来源。“工行客户基础比较好,市场拓展能力较强。去年人民币客户存款利率水平全年平均在1.45%,处于市场较低水平。在当下,既做存款增量最多的银行,又要将付息率保持在合理水平,这才是考验银行的真本事。”谷澍称。

  中行副行长吴富林表示,息差的改善主要是源于中行持续优化负债结构。一是,根据国家政策导向,围绕实体经济加大信贷投放,尤其是中长期贷款,全年新增人民币贷款创近年来最高水平。同时,中行主动调整信贷结构,提升存量资金的使用效率,2018年境内人民币中长期贷款余额的占比提升0.06个百分点。二是,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银行负债成本面临上升压力,狠抓创新驱动,业务流程优化、品质提升获得客户粘性,并从优质服务中获得客户粘性,有效控制负债的业务成本。三是利用好全球银行业务的特色优势,利用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市场业务机会,提升境外机构资产收益水平。

  年报显示,2018年六大行均保持了较高的资产增速,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交行和邮储银行的资产规模分别达到27.7万亿、23.22万亿、22.61万亿、21.26万亿、9.53万亿、9.52万亿。在资产规模增幅上,除了建行4.96%的增幅,其他五家银行资产增幅均保持在5%以上,中行以9.25%的增幅在六大行居首。

  四是进一步确保平稳,确保整个过渡期内资管业务转型发展与子公司建设同步推进,财务管理、风控、科技系统、业务运营的有效衔接和平稳过渡。

  利息净收入作为银行利润的大头,净息差(NIM)是关乎利息净收入高低的关键指标,也关乎银行的资产负债定价能力和业务能力。

  2018年,对银行业来说是强监管的一年,国有大行在这一年交出了怎样的成绩单?

  净利润方面,工行依旧以净利润2977亿元居于首位,同比增4.09%;建行2018年净利润录得2546.55亿元,同比增长5.11%;农行实现净利润2028亿元,同比增长5.08%;中行2018年净利润1801亿元,同比增4.45%;交行实现净利润736.3亿元,同比增长4.85%;邮储银行录得523.8亿元的净利润,但是其9.8%的增速在六大行中居首。

  但是在业绩发布会上,几家大行高层对净息差未来的走势表示依旧不乐观。谷澍表示,“今年对商业银行来说,保持净息差(NIM),应该讲是有挑战的,我们应该承认。”建行财务会计部总经理方秋月认为,总体来看,去年NIM上升了10个基点,未来,会有压力,但总体判断,2019年的NIM,应该是基本保持平稳,也可能会有微幅下降。

  对于净息差改善,工行行长谷澍表示,今年以来,整个市场利率有一个比较大的下降,特别是在银行间市场、债券市场,利率下降比较快。信贷市场的利率也在下降,但下降比直接市场——银行间市场、债券市场等要慢一些。

  净息差改善,但走势承压

  截至3月29日披露完毕的六家国有大行2018年年报显示,六大行取得了资产规模的稳步增加,净利增长较2017年呈持续回暖,净息差出现改善,同时在不良控制上表现较好,不良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理财子公司新规落地后,各家银行资管业务转型、理财子公司筹备进展成为今年银行业绩发布会上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

  对于理财子公司的筹备进展,谭炯透露,目前正积极稳妥加快理财子公司建设,争取尽快实现开业运营。未来会从四个方面推进理财子公司的建设:

  一是进一步完善架构,同时保留总行资产管理部,负责推进大资管业务的统筹协调联动。未来希望能够发挥“1+1大于2”的协同效应。

  理财子公司步伐成关注重点

  年报显示,六家大行的不良贷款率也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交行和邮储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2%、1.46%、1.59%、1.42%、1.49%、0.86%,并较2017年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而对于2019年而言,几家大行高层认为净息差未来的走势依旧不乐观。不过,在理财新规及理财子公司新规下,银行理财子公司筹建情况以及如何搅动整个资管行业值得市场期待。

  农行副行长张克秋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从去年四季度开始,NIM出现行业性下降的趋势,预计2019年会出现行业性的收窄。

  早在2018年上半年报告中,银行理财收入降幅已经开始显现。2018年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时任工行董事长易会满曾表示,由于成本核算方式、嵌套、错配等方面有很大变化,工行理财收入上半年下降近20%,整个行业下降近50%。

  郑国雨表示,理财子公司产品发行方式,既可以公募发行,也可以私募发行,而且有与基金公司、券商资管在试用的监管范围、经营范围和产品结构上各有特点,可以满足不同层次的风险偏好。银行通过理财子公司的方式,来开展理财业务,与集团的公募基因、券商资管一起构成中国银行大资管的业务和产品体系,可以满足客户资产配置的需要

  工行副行长谭炯表示,去年工行理财业务整体发展平稳,有三个特点——“一稳一降一升”:“一稳”是表现在业务发展规模平稳,截至2018年年末,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2.58万亿元,小幅下降3.4%,但仍居行业第一;去年发行符合新规产品超过3600亿;客户增长方面,个人理财和法人理财客户增幅超过10%。“一降一升”则表现在收入方面,去年在全行业整体收入出现较大幅度下降的情况下,工行理财业务收入尽管也出现小幅下降,但在可比同业市场占比反而提升,去年工行理财业务收入达到206亿,市场占比提升2个百分点。

  他同时表示,资管新规发布以来,中行一直持续推进理财业务转型,总体来看,理财业务转型平稳,理财收入和其他同业一样有所下降,但理财规模保持平稳。中行的理财子公司与集团内资产管理机构,如中银基金、中银证券,在定位上各有所侧重,理财子公司从投资范围来说不仅可以投固定收益、权益类资产,也可以投资非上市公司股权,投资范围比较广。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