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8868宋楚瑜连任亲民党主席19年是否参选2020进退两难_hg8868

  如果宋楚瑜弃选2020,亲民党的民代参选人,无论是“区域民代”还是“不分区民代”,都将缺乏“母鸡”带领,选情将会惨不忍睹。而且更重要的是,将会引发两个严重后果,一是亲民党所获“民代”议席少于三席,就将会丧失组成党团的权利,顺带丧失直接提案权及党团协商权,并重新沦为“小党”,甚至“民代”议席“挂零”;二是丧失下次选举的参选人直接提名权,包括宋楚瑜在内的亲民党所有人,如要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就必须循经选民连署方式获得参选人资格。

  但是,倘若宋楚瑜再次参选,就将遭遇到一个背弃政治伦理的大问题,那就是必然会冲击柯文哲的选情,扯走部分选票。实际上,柯文哲对宋楚瑜有恩,而且还聘请他为台北市政府总顾问。宋楚瑜不可能“食碗底反碗面”。

  不过,亲民党发言人吴昆玉回应说,是为因应“政党法”相关规定才开党员大会推选党主席,并没有宋楚瑜参选2020这个说法”。

  其实,宋楚瑜现在是处于进退两岸的窘境。如果再次参选,由于他已是“老卖年糕”,而且今次少了民国党主席徐欣莹作其副手的加持,得票数和得票率可能又将回到八年前的低点。这当然会影响到亲民党民代选举的战绩,不但可能未能获得分配“不分区民代”议席,再次沦为“小党”,而且也无法获得分配“政党选举补助金”,亲民党党务活动经费的募集就极伤脑筋。

  其实,宋楚瑜在2012年和2016年的两次参选,他也知道自己是“不自量力”,分别在马英九或蔡英文的强势出战之下,根本是没有赢出的机会。但他之所以要在人们的嘲笑之下仍然参选,并不是为自己,而是要以“母鸡带小鸡”的方式,将亲民党的子弟兵送进立法机构。不过,在三年多前的选战中,即使是他与曾经获得全岛民代最高票的民国党主席徐欣莹搭配,试图让更多的子弟兵当选,但受制于“单一选区两票制”的影响,“区域民代”选举却是“挂零”,没有斩获,倒是“不分区民代”选举跨过得票率“门槛”,获得分配三个议席。

  但是,由于在三年多前的民代选举中,亲民党在“不分区民代”选举中所获得的政党票,跨过百分之五的门槛,不但依法获得分配三席“不分区民代”议席,因而可以成立党团而挤进“大党”队列,并拥有直接提案权及参与党团协商的权利,而且也可获分配“政党选举补助金”,以每票每年五十元新台币计算,亲民党在第九届台立法机构的四年任期内,每年可以领取近4000万新台币的“政党选举补助金”,完全足可支应亲民党的日常党务活动经费。而且更重要的是,亲民党还可以直接提名2020参选人,而无需循经选民连署方式来参选。

  正因为如此,宋楚瑜在投开票现场被媒体询问是否会再战2020时,他就表示,亲民党有权直接提出候选人,亲民党有“入场券”。不过,他又表示,但要不要进去,要由党做整体考量,目前为止,天天看到很多报导,够乱了,稍安勿躁,还不需要做决定。

  本文原载31日《新华澳报》,作者富权,内容略有删

  也就是说,这是一笔宝贵的政治资源,不宜浪费。而宋楚瑜此前的四次参选地区领导人经历,其中有两次是透过征集选民连署书方式参选,其过程的巨大工作量及程序的繁复,难以想像。因此,现在就享有直接提名参选人的权利,如果轻易放弃,也是“暴殄天物”。

  亲民党一反过去常态,要透过党内选举来产生党主席,因而引起政坛许多遐想,纷纷猜测宋楚瑜是要第五度参加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因而先行透过党内选举,取得由亲民党直接提名参选的正当性。尤其是日前宋楚瑜更换脸书粉丝团专页头贴,照片上还有“改变从您我开始”等字句,在这个敏感“时间点”宣示要“改变”,确实是令人产生诸多联想。

  当然,也可以“各取所需”,灵活处理,互补长短地进行“白橘合作”。柯文哲没有政党作依托,因而必须循经选民连署方式参选,颇为麻烦。而且在全岛各地,也缺乏基层党组织作后援。如果由亲民党提名柯文哲参选2020,就可解决上述问题。而柯文哲也可发挥“母鸡”的作用,引带亲民党民代参选人这些“小鸡”的选情。宋楚瑜就可不用参选,也能让其子弟兵寻找到出路。不过,柯文哲在全岛的号召力可能不如宋楚瑜,功效可能会打折扣。

  亲民党创党主席宋楚瑜日前以4393票继续蝉连党主席。从2000年亲民党成立之日起,宋楚瑜就一连十九年出任党主席,成为台湾地区出任党主席时间最长的政治人物。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宋楚瑜即使再次出来参选,也只是为了子弟兵,自己不可能当选。因为这些子弟兵当年大多是国民党内响当当的政治人物,由于不满李登辉而出走,跟随宋楚瑜。李登辉卸任及被国民党开除党籍后,另行组织“台联党”,国民党内的“李登辉因素”已经消除,提名完全可以返回国民党,而且也曾有讨论过此议题。但一方面是这些政治人物大多碍于“面子”问题,而且担心回到国民党已经没有好位置;另一方面宋楚瑜怀有“宁做鸡头,不做牛尾”的心态,还是当党主席好过国民党的副主席甚至是常委,尤其是在马英九出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及执政党主席时,与马英九有着极深“牙齿印”的宋楚瑜,更不可能重返国民党了。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