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8868拆迁大户的逆袭靠卖榨菜赚19亿喜提榨菜届茅台_hg8868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一包80g的乌江榨菜从过去的1元,涨到如今的2.5元。

  涪陵榨菜急需新的故事来撑起百亿市值。

  徘徊在破产边缘的涪陵榨菜,在2000年迎来转机。先是新掌门周斌全上任。好事成双,就在同一年,涪陵榨菜又因为“拆迁”,得到一笔拆迁金。

  涪陵榨菜的优势在于,在创立之初,就一直在做榨菜,所以,涪陵榨菜是当之无愧的业内老大。但是一直做榨菜,过度依赖单一产品,也为涪陵榨菜带来风险。

  涪陵榨菜地处重庆涪陵区,前身为四川省涪陵榨菜集团公司,至今已经有120年的历史了。尽管涪陵榨菜如今业绩暴涨,市值已经达到240多亿元,但它曾一度处在亏损的边缘,甚至险些破产。

  并购不顺,高增长能否持续?

  对于涪陵榨菜的提价现象,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涪陵榨菜这几年的涨价也是顺应了消费升级,这一块并没有太大问题。但它最大的问题是在品类和品牌多元化这块,如果做不好,会对中长期发展带来一些阻碍。

  在泡菜之外,涪陵榨菜也通过收购相关公司向豆瓣酱等调味品方面扩品类,以延伸公司产业链。然而这条路走得也并不顺畅。

  的确,依靠提价来提升业绩并不是长远之计,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ymcj8686)发现涪陵榨菜的业绩增长在2018年又开始放缓,其2017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增幅均高于2018年指标。

  然而,就在2018年3月,涪陵榨菜第三次收购失败。涪陵榨菜原计划以2.365亿元完全收购四川恒星及四川味之浓食品有限公司,但2018年3月27日宣布中止收购,原因是“标的企业无法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涪陵榨菜急需新的数据来证明自己。最先被考虑,也最容易被执行的就是提价。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yacj8686)梳理其相关动态,发现从2016年开始,涪陵榨菜至少提价3次。

  2002年,涪陵榨菜投入340多万美元,从德国订制了一条全自动化生产线,包括淘洗机、切分机等现代化设备。通过这些现代化的生产线,生产效率大大提升。也是在这一年,涪陵榨菜转亏为盈。此后经过几年深耕发展,涪陵榨菜于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

  拆迁大户的“逆袭之路”

  价格的提升最直接的变化,就是毛利率的上涨。财报显示,2016年,涪陵榨菜毛利率是45.39% 。到了2018年,毛利率已经达到57.44% 。营收也相应增加,2016年到2018年营收分别是11.2亿、15.2亿和19.14亿。

  然而,兴业容易守业难,在上市6、7年后,涪陵榨菜同样遭遇了企业发展的瓶颈——业绩增速放缓。

  其公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涪陵榨菜实现营收19.14亿元,同比增长25.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2亿元,同比增长59.78%。

  2016年和2017年,涪陵榨菜先后计划收购两家调味品公司,结果均告失败。

  这年头,消费升级似乎成了一个热词。然而,吃着涪陵榨菜、喝着二锅头,刷着拼多多的也不在少数。

  2016年,涪陵榨菜上调了11个产品的到岸价格,提升幅度为8%-12%不等;2017年,涪陵榨菜上调了9个产品的到岸价格,提价幅度为15%-17%不等;2018年,涪陵榨菜又发布公告,宣布下属子公司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食品销售有限责任公司的部分产品提价,提价幅度约10%。

  收购受阻意味着多元化发展受限制,涪陵榨菜压力不小。周斌全曾在与投资者交流时表示,榨菜、泡菜和调味品都是涪陵未来发展方向,涪陵榨菜要进行外延式发展。

  这本是企业发展正常的经历,但是一旦进入资本市场,不论是机构还是个人投资者,都希望看到一个持续高速发展的企业。

  四川恒星主营业务是豆制品和豆瓣酱等调味品,而四川味之浓主营业务是家用酱类产品以及火锅底料等。计划收购之初,涪陵榨菜表示,“通过本次收购,可以完善公司产品系列,从较单一的榨菜、泡菜等佐餐开胃菜迅速完成豆瓣酱等川菜调味品涵盖等,使公司产业链得到拓展延伸”。

  尽管实现了收入利润双增长,但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未来,涪陵榨菜所面临的挑战也一点都不少。

  如今,“乌江榨菜”不仅在国内家喻户晓,并且已经远销海外,成了日本、美国等餐桌上的佐餐开胃菜。然而,“乌江榨菜”只是涪陵榨菜的一个品牌,涪陵榨菜旗下还有惠通、铜钱桥、辣妹子等。

  如果说周斌全是涪陵榨菜逆袭的领路人,那么那笔拆迁款可以说是“天降的幸运”。

  按照周斌全的解释,榨菜只是佐料,而泡菜是真正的下饭菜,是可以当成一道菜来吃的。但是现在国内泡菜没有市场,远没有韩国泡菜的影响力,周斌全认为这是因为泡菜需要冷链运输,而国内的冷链物流不发达,所以“涪陵榨菜要做可以常温保存的泡菜”。

  去年,涪陵榨菜副总、董秘韦永生也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外延式并购为实现公司发展战略重要手段,公司会多方进行标的企业的寻找”。

  2015年,涪陵榨菜以1.3亿元成功收购四川惠通食业有限公司,开始抢占泡菜市场。

  公开数据显示,1999年底,涪陵榨菜负债达1.75亿元,已经资不抵债。其总经理赵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时公司有20多家工厂,但全是落后的手工式作坊,生产技术严重滞后。工厂要养活4000多名工人,而年产量却不到两万吨,一年的销售额不足1亿元。”

  因为涪陵榨菜厂房多位于长江边,在三峡蓄水后,如果不搬迁,工厂将被完全淹没。涪陵榨菜因此获得1.4亿元的移民迁建资金。这笔钱,成了涪陵榨菜的救命钱,周斌全用它进行工业化改革,最终有了今天的百亿逆袭。

  说起涪陵榨菜,首先想到的是那句著名的广告语:“中国榨菜数涪陵,涪陵榨菜数乌江。吃正宗榨菜,当然选乌江”。说起榨菜的人气度,排在第一的必然是“乌江榨菜”。

  近日,“国民å品牌”涪陵榨菜(002507.SZ)再次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喜提“榨菜届的茅台”之称。

  公司早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多次通过并购不同类型的扩张来打破天花板。

  如果多元化发展不能快速推进,并购再不及时赶上,涪陵榨菜将停滞在目前的天花板,业绩高增长成为历史

  这是涪陵榨菜至今公布的最后一次收购消息,不过目前在主业红利减少的情况下,涪陵榨菜不得不继续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不过,从2015年至今,涪陵泡菜并没有打开市场,2018年,泡菜仅占总营收的7.68% ,而榨菜占85.04% 。

  原创: 郝美平 韩蕾 野马财经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