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下博物馆如何宣传 陕历博:打造全媒体平台


1989年9月,在荷兰海牙举行的国际博物馆协会第16届全体大会通过的《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第2条将博物馆定义为“博物馆是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非营利的永久机构,并……

谈到高科技在博物馆中的最初应用,人们往往基于对“声”、“光”、“电”等陈列手段的认识:强烈的视觉冲击、生动的感官刺激、立体的展示与富于变化的影像,确实给博物馆陈列带来了现代的风潮;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多媒体技术与三维技术在博物馆展览中得到了广泛运用,触屏互动、全息激光技术、环幕影院随后又以夺人眼球的姿态进入博物馆展示的阵营中来。当今时代背景下,博物馆宣传与展示中的高科技,应更多的基于移动互联网应用中的展示、互动与体验。杨静坤于《微信在博物馆宣传中的应用——以辽宁省博物馆为例》[8]一文中将微信的功用贴切地归纳为“教师”、“讲解员”、“记者”与“宣传员”。微博与微信正以其灵活、及时、高效、准确、亲切等特征,凭借移动互联网贯穿于博物馆宣传的各个环节,逐渐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与赞誉。

俞敏敏认为“而今的博物馆高科技,不应仅仅停留在感官的体验上,而应该在新形式下博物馆作为人类文化教育资源的继承者与传播者, 更应适应数字时代的挑战, 进行博物馆信息化系统建设”。陕西历史博物馆党委书记强跃在接受《三秦都市报》专访时提出“在科技发展的今天,特别是移动互联技术在行业高速渗透之际,博物馆尝试把技术与服务相结合,是一项既服务大众又引领时尚的举措”。博物馆宣传积极拥抱移动互联网,大胆迎接数字时代,是互联网时代背景下博物馆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1989年9月,在荷兰海牙举行的国际博物馆协会第16届全体大会通过的《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第2条将博物馆定义为“博物馆是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非营利的永久机构,并向大众开放,它为研究、教育、欣赏之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见证物”。我国2015年起实施的《博物馆条例》中将博物馆定义为“博物馆,是指以教育、研究和欣赏为目的,收藏、保护并向公众展示人类活动和自然环境的见证物,经登记管理机关依法登记的非营利组织”。张秋红在《博物馆的文化责任》一文中认为“博物馆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区或者是一个区域的文化标志,是这个国家的历史、民族文化、地域特色的形象展示,更是不同文化间沟通与理解的平台[”。无论从博物馆定义还是其广义职能来看,“传播”与“展示”这两个关键词在博物馆功能中不可小觑,在现今博物馆行政组织架构中从某一角度可以归划于宣传工作的范畴。

《博物馆群众教育工作》一书将博物馆对外宣传定义为“运用各种传播媒介,向社会宣传介绍博物馆、宣传博物馆的藏品和陈列、宣传博物馆各种形式的活动,提高博物馆的知名度,扩大它的社会影响,达到宣传群众、吸引群众和组织群众,使群众更能充分地利用博物馆这一目的。”赵雪村认为博物馆宣传应该从“媒介宣传、影视剧拍摄、积极参与政府活动、举办文物巡展”等方面着手加强博物馆宣传。欧艳在《博物馆对外宣传工作》一文中认为“博物馆对外宣传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媒体,如报纸、杂志、电视、网络等做广告,博物馆的讲解、讲座、教育活动等都是对外宣传工作的组成部分”。 董娅琼提出“博物馆的宣传工作,应当主动适应和融入移动化新媒体的时代潮流,在外部宣传工作实践当中,有必要从传统的依赖纸媒、电视的宣传思路向立足移动新媒体的宣传路径进行转型”。博物馆宣传从广义界定包罗万象,已不局限于以往的电视、报刊、网络等传统媒介。

2012年由陕西历史博物馆负责搭建的陕西数字博物馆开通上线,陕西省132家博物馆进驻陕西数字博物馆,实体博物馆和丰富的馆藏文物得以呈现给广大观众。同时,建立了数字网络电台,通过热线直播博物馆藏品信息、热点事件和最新动态。馆区WIFI和手机APP导览,也为观众提供了多样化服务。陕历博为陕西省十余家博物馆文创产品搭建网店直销平台,分互联网版和手机版,目前上线200余种产品。这些举措不仅彰显了博物馆坚持人文关怀、将“人本理念”与“民生情怀”落到实处,更为博物馆形象宣传与品牌展示起到了关键的助推作用。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