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强县榜单:30个千亿县 浙江+山东仍然没这个省多

  百强县榜单:30个千亿县浙江+山东仍然没这个省多

  每日经济新闻 城市进化论

  截至2018年末我国县城户籍人口已达9.06亿占全国总人口的65%县域经济总量达39.1万亿元人民币约占全国的41%……

  日前赛迪顾问《2019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发布根据经济增长富裕绿色发展四个方面对全国(不包括港澳台)1879个县级行政区划进行评价

  郡县治天下安县域经济既是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的结合点又是城市与乡村的结合点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提高新型城镇化质量作为区域经济的基本单元县域经济承担着极其重要的基础性功能和作用

  百强县是引领县域经济发展的排头兵根据《报告》发展规模方面百强县实力突出有30县进入千亿方阵;发展贡献方面百强县以不到全国2%的土地7%的人口创造了25%的县域GDP10%的全国GDP

  30座千亿级县城中有26位来自东部沿海省份——福建

  其中江苏一省就占了近半席位昆山市以3832亿元的GDP总量拔得头筹江阴市以3806亿元紧随其后张家常熟市分四名可以说苏南县域已成为我国县域经济的标杆

  而湖南省作为内陆省份千亿级县城中占据3席(浏长宁乡市)成绩亮眼值得一提的是湖南这三县市均隶属于长沙在长沙2017年GDP突破万亿大关中贡献近4000亿

  不仅是千亿级县城此次报告中百强县的整体分布也呈现了东多强省强县的主要特征

  2018年百强县不同区域分布比重

  具体而言:东部地区占71席中部地区占19席西部地区占7席东北地区占3席;山东三省百强县数量最多分别占219席和18席

  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马承恩表示与2018年相比今年百强县东部地区席位减少3位中部地区增加3席西部地区减少1席位东北地区增1席表明中部崛起和东北振兴发展初现成效

  对于此次中部地区取得的成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相比西部地区中部地区的自然发展条件尤其是生态条件要好很多平原面积多相比东部地区中部地区的土地成本优势明显劳动力充足中部崛起对未来我国经济发展将形成重要的支撑作用

  GDP虽高财政收入却低

  当下百强县发展的主要动力是第二产业2018年其第二产业增加值5.03万亿元占比高达52.4%高出全国平均水平11.7个百分点

  按照钱纳里工业化进程阶段划分百强县人均GDP10.1万元第一产业增加值<10%且第二产业比重>第三产业比重已处于工业化后期也就是第三产业开始由平稳增长转入持续高速增长的阶段

  实际上前30的百强县2018年其第三产业增速已明显高于第二产业增速分别为9.19%7.04%在马承恩看来这个发展阶段也促使了百强县三年GDP快速增长根据报告从2016年至2018年百强县的GDP从8.2万亿增加到9.6万亿实现了17%的增幅

  “就一般的市辖区而言其制造业逐步走向空心化主要由三产拉动发展而此时百强县既有工业产业的支撑又有服务业的强拉动促成其快速发展”马承恩告诉城叔“同时大多数百强县初步具有都市化的仍处于快速城镇化中拥有人力成本上的比较优势”

  不过在与经济总量相近的省份对比时我们发现百强县的财政收入稍显弱势例如2018江苏GDP总量为9.3万亿低于百强县群体的9.6万亿但江苏财政收入为0.86万亿高于百强县的0.74万亿

  “百强县以工业为主整体仍处于价值链和产业链的较低端一些产业产值虽高但增加值率较低比如1000亿的工业产值可能增加值也就200亿300亿自然税收更少了”马承恩告诉城叔

  在他看来县域经济和城市经济(尤其大型城市)相比较一个明显的短板正是其创新活力的薄弱经济学上有一个微笑曲线在产业链中附加值更多体现在两端也就是研发设计和品牌营销环节位于曲线低处的则是加工制造

  “县城在加工制造这一层面链条已比较门类也比较齐全但由于创新驱动的能力还是不强营销两端都处于弱势”马承恩解读说

  排名越靠前人口密度越高

  创新县城也需要吸引人才在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的背景下如何吸引集聚人口特别是高素质人口将是影响县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命题

  此前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张学良统计从2000年到2010年中国337个地级/副省级行政区中有90个城市发生了人口流失占比高达26.71%城市收缩主要分为四种类型欠发达县级市收缩正是其中之一

  此次报告指出在东部主要县域中百强县的排名越靠前的县人口密度越高对人口的集聚力越强

  当前明星城市“抢人”给给户口还拿响当当的城市品牌做担保而县城其财政实力可能承担不了高额补贴至于医疗等人们看中的公共服务比起城市也显得逊色

  这样的情况下一座县城该用什么来吸引人才?“给创业的机会和条件”这是马承恩的建议整个国家在发力营商环境县域可以打造比城市更优良的营商环境来吸引人才

  在马承恩看来目前有借鉴意义的是像特色小镇这样产业载体——大型的企业瞄准一个方向去打造特色小镇人才紧跟着从城市中流动出来“也许我在城市做三年仍是职员但在这儿做三年可能就成了副总”马承恩说“我觉得这是县域吸引人才比较现实的出路”

  大城市有十里车水马龙但人们在快节奏中追逐的同时其它方面的需求可能就会被降低县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特征其实当很多美好的传统文化在大都市中挤压流失时县域正是适合它们延续的一个社会空间尺度

  实际上马承恩认为目前县城还缺乏的正是一种自信“比较好的状态是生活在县城的人能有归属感相信我在县城里做事业也会有广阔空间认同我生活在县城并不比在城市里差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