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迎24小时放映潮? 业内:受成本制约推出不成熟

  影院迎24小时放映潮?业内:受成本制约大量推出不成熟

  “华谊光线万达北京文化四大电影公司2019上半年业绩齐跳水”“有些影城活不过今年暑期档”……影视行业的日子逾发举步维艰

  《2019年上半年电影市场景气洞察》显示今年上半年8.08亿的观影人次较上年同期减少了近1亿人次直接影响国内电影票房同比下滑2.7%至311.7亿元如何做出电影市场的增量成为摆在所有电影人面前的难题

  新事物移动电影院借互联网东风试图与传统影院形成差异化竞争为电影市场做增量传统影院也不甘落后瞄准了“夜间经济”“24小时影院”应运而生

  真的是24小时不打烊放电影吗?率先吃螃蟹的大光明电影院能否通过“24小时影院”开启新赛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夜间经济逐渐成为大众消费的驱动力但能成为电影市场的增量吗?

  推24小时放映条件不成熟

  24小时便24小时书店这些活跃在夜间的文化消费场所想必大家已屡见不鲜但24小时影院以前鲜有?

  7月15日在“上海首批24小时影院启动仪式”上大光明电国泰电影院被正式授牌率先成为“24小时影院”

  “大光明这次开放24小时影院最主要的考虑是配合上海市商务委等九部门联合出台的促进‘夜间经济’的指导意见希望能成为‘上海味’‘时尚潮’的又一个夜生活聚集区”大光明电影院总经理斯俊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专访时坦言24小时影院将给市民和游客提供一个夜间文化娱乐场所的新选择

  然而并不是所有影院都具备开放24小时电影的资格多家影城经理均向表示“目前大量推出24小时影院的条件还不成熟其中最主要的限制因素是成本”

  如果没有足够大的客流量自然无法覆盖成本“放映设备人工等构成了影院的大部分成本一个小时的电力成本基本在500元~1000元”卢米埃影城成都负责人俞博文告诉每经鉴于如今众多影院都开在商场里所以固定时间开关门无法给24小时影院提供夜间进出通道“可能老影院和单体影院会方便一些但开在商场里的影院会牵扯到安全问题”

  而从上海首批启动24小时电影的影院来看大光明电影院位于南京路商业圈国泰电影院则在淮海路商业圈二者均具备优越的地理位置基因

  “游客在上海南京路看完夜景或者从南京路商场逛了一圈后走过来就能到大光明看电影”斯俊向每经笑言道同时大光明电影院的建筑主体是独立的被上海市定为优秀建筑保护单位因此不会受到商场关门的影响

  不过在午夜放电影肯定会增加影院的经营成本“我们正尝试通过两个方面来减轻成本压力一个是从管理上通过我们自身的管理如何去更更方便的排班;另一个则是从市场效应上如何通过优秀营的销手段让更多观众参与走进影院观影”斯俊表示除了经济效益外大光明电影院还非常注重社会责任“目前这些投入都是有必要的电影市场要靠培育并非一蹴而就”

  采取“跨零点场”模式

  与“24小时”不打烊的便书店不同现在的“24小时影院”并非24小时不间断放电影而是采取了“跨零点场”的经营模式

  “大部分影院的日常电影排映最后一场一般都在晚上11点多而‘24小时影院’的排映场次则延迟到零点过后”斯俊向直言这样可以满足“深夜加班族”的娱乐需求当然仅延迟放映时间也许并不能满足大众需求因此一同上岗的“24小时影院经理”在初期“跨零点场”经营模式后还将根据市场情况和市民需求逐步加映场次以满足大众对“夜间文化”的需求

  每经注意到大光明电影院“跨零点场”自7月15日开放以来在上座率上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截至7月20日其113座的影厅最高上座率突破50%这意味着即便在深夜依然有票房增量的空间

  不论是24小时电影还是“跨零点场”均非首次出现“上世界80年代我刚到大光明时就有通宵电影那时一票难求然而进入90年代各种娱乐场所在夜间活跃起来分散了通宵电影的观众我们从每天的通宵场调整成了周末通宵场直到1991年完全消沉下去”将思绪拉回当下斯俊表示大光明电影院这次推出“跨零点场”的考量是“如何与传统的“零点场”有机结合”不过现阶段“零点场”在市场的吸金力究竟如何还是一个值得商榷问题

  “市场是动态的所以我们的管理或者排片都是以动态对动态”谈及对“跨零点场”影片的排映考虑斯俊进一步表示主要聚焦“四个主题”“一是主旋律红色电影;二是弘扬优秀文化的戏曲电影;三是上海国际电影展映的国外进口片抑或是某些小众的影片;四则是和当下热映的影片结合比较卖座的影片也会放在零点场”

  斯俊认为作为一位影院经营者如何根据市场的需求不断调整自己的营销策略和管理方式至关影院的生死

  即将迈入91岁的大光明电影院见证了中国电影的发展史1928年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亲自为其开张剪彩历经近百年的风雨被誉为“远东第一影院”

  大光明电影院曾书写下电影放映界的奇迹——连续11年(1989年~1999年)全国票房第一然而如今在面对各大影院经营模式多元化的情况似乎有些黯然失色其影院官方数据显示截至7月20日累计收获2008.5万元票房(不含服务)相比去年同期的2130.8万元下降9.5%

  “电影院受片源的影响比较大今年上半年的电影大盘走势就说明了这个问题而我们大光明也是大盘里的一份子所以也受了影响”面对困境斯俊并未回避虽然曾是全国第一家立宽银幕的影院但受历史建筑保护的限制IMAX等有些特色厅在大光明电影院内无法采纳不过老当益壮的大光明电影院仍保有活力数据显示在只有6个影厅的情况下2018年大光明电影院全年票房收入为3400万元在上海排名第十全国排名第66位

  “大光明已经91岁了走到这个高度不是某一代人而是几代大光明人的无私奉献叠加起来才达到了这个高度”斯俊回忆起陪跑大光明影院的这30余年他饱含深情“我只不过是大光明历史长河中的一颗流星尽自己的力量发挥积极性力图把影院做得更好”

  站在风口上的夜间经济

  夜晚是白天的延生对一座城市而言夜晚也蕴藏着巨大的经济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大光明电影院增开“24小时电影”的初衷便是响应当地政府对“夜间经济”的打造

  何为夜间经济?一般指晚6点至次日6点城市以健身等为主的各种消费活动每经注意到从2004年开始全国多地陆续发布加快城市夜间经济的政策步入2019年各地政府愈发重视:4月上海发布《关于上海推动夜间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6月济南发布《关于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7月北京印发了《关于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

  如今“夜间经济”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城市经济开活跃度的重要指标具有无限发展潜力他山之石数据显示夜间经济已经为伦敦创造了130万个工作岗位可贡献660亿英镑的年度收入并且仅伦敦一个城市的夜间经济就创造了英国全国总税收的6%

  “急风暴雨产生的效果不一定大于绵绵细雨”斯俊认为内地电影市场的夜间经过一定时间的培育后有可能为中国电影大盘做增量“电影夜间场可以作为白天场的一个补充而从影片选择上来讲我们亦可通过放映主旋律影片宣传中国传统文化和正能量思想在潜移默化中影响观影者”

  并且前瞻产业研究院研究显示90甚至00后年轻人成为“夜间经济”消费的主力军他们热衷熬夜同时对夜间娱乐活动有着巨大需求据相关调研显示2019年中国年轻女性“夜蒲族”熬夜选择的外出场所中78%选择电影院67%选择酒吧或KTV这与喜欢看电影的观众群呈年轻化不谋而合

  率先进入“夜间经济”蓝海的大光明电影院也十分关注技术带来的变革

  “随着时间推移技术会越来越好这不仅仅是对传输速度的提升而是应该考虑接下来5G时代来临如何将其与影院放映技术相对接5G对影院来说是一个新科技这是每一家影院经营者需要好好思考的事情”谙熟电影行业的斯俊提出了自己的思考不过他始终坚持影院是通过影片的声音和光来传达给观众的“建造一家影院有两个重点建筑和建声建筑是影院的整体外壳而影片投入到银幕上面最主要还是通过光效果则通过声音来还原”

  “夜太美不管危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期待在快速崛起的“夜间经济”下为中国电影市场注入源源不断的活力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