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治疗自闭症,他定期喝下数十条蠕虫

  自闭症儿童会选择与周围环境孤立开甚至静静地坐上一天除了精神上的障碍这些儿童中有许多还会遭受肠道疾病的侵扰近些年来已经有许多研究指出肠道微生物会影响大脑功能而由此兴起的蠕虫疗法也正让一些自闭症家庭看到了希望尽管服用蠕虫等微生物会伴有各种风险且效果尚不明确但仍无法阻挡许多自闭症患者对其进行尝试

  每隔两周Alex就会喝下一种奇怪的果汁里面混有20到30只缩小膜壳绦虫(Hymenolepis diminuta)幼虫果汁中的幼虫肉眼看不见也没有味道它们被包裹在微小的孢囊里显微镜下的它们看起来就像精子一样当Alex吞下这些幼虫后幼虫会在他的肠道中游动大约10到14天后死亡这种生吞蠕虫卵的治疗方式被称作蠕虫疗法而Alex这类自闭症患者正是该疗法的主要目标对象他的母亲Judy Chinitz认为蠕虫疗法让Alex的自闭症症状得到了缓解

  Alex从小还患有炎性肠病(IBD)这使得他整个人都很虚弱需要定期服用类固醇药物有时候一次就得吃下6种不同的药Alex常常会将自己与周围孤立开一个人坐着坐一天他成长过程中一直没能摆脱IBD和自闭症的困扰但是当他们选择蠕虫疗法后他的家人看到了病症好转的迹象而Alex也成了众多自闭症患者生活的一个缩影

  在2017年的一项调查中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观察了700名蠕虫疗法使用者其中一半以上患有自闭症大多数人使用该疗法都获得了良好效果至今已有多项研究表明与正常儿童相比自闭症儿童的微生物群发生了改变然而之前科学家还不清楚这种微生物群的差异是否导致了自闭症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些研究人员在动物模型中进行了试验今年加州理工学院的微生物学家Sarkis Mazmanian和同事提取了自闭症儿童的粪便将这些样本注射到缺乏微生物群的小鼠体内与对照组相比实验组小鼠表现出了类似自闭症的行为它们很少发出声音与其他小鼠互动的时间也更少会进行一些重复行为

  Mazmanian说研究结果表明这些微生物群有助于类似自闭症行为的产生研究小组还分析了这些微生物代谢产生的化学物质这些代谢物可能在大脑和肠道的连接中起到了作用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Mazmanian就发现一种名为4EPS的特殊化学物质会引发焦虑而在最近的研究中他又新发现另外两种分子似乎可以减轻小鼠的重复行为使它们更善于社交

  而休斯顿贝勒医学院的神经科学教授Mauro Costa-Mattioli则专注于一种肠道细菌——罗伊氏乳杆菌(Lactobacillus reuteri)它被用于酸奶和商业益生菌制造中去年Mattioli在没有微生物群的小鼠中引入了罗伊氏乳杆菌之后这些细菌在特定条件下恢复了小鼠的社会行为“我们非常惊讶地发现当我们切断迷走神经时细菌不再能够逆转缺乏社会行为的特征” Mattioli说如果敲除小鼠大脑中的催产素受体同样也不会有任何反应Mattioli推测罗伊氏乳杆菌产生了一种代谢物能激活迷走神经促进催产素的分泌这种激素会激活大脑社交行为奖励中心

  从细菌到代谢物到迷走神经再到催产素受体这一过程中任何一步受到阻碍都会损害动物的社交能力但Mattioli指出其他微生物也可能产生同样的因子或代谢物“我不想说这是唯一对大脑有影响的肠道微生物”他说即使存在单一的微生物或微生物产物改变了小鼠的社会行为但可能也并不完全适用于人类因为人的行为和肠道细菌要复杂得多

  但上述这些研究也遭到了业内专家的质疑比如有人指出Mazmanian的研究中动物的行为差异很大而且反应也并不一致例如一些注射了自闭症粪便的小鼠与对照组小鼠的行为没什么不同还有些人指出了分析中可能存在统计错误

  尽管如此Mazmanian认为总的来说这项研究表明了细菌产生的代谢物是可以影响大脑和个体行为的至少在小鼠身上是这样而且目前的数据只是冰山一角他和同事已经发现了许多其他可能联系大脑和肠道的代谢物但还没去仔细研究他表示:“仅仅研究4EPS就花了我们7年的时间”

  而支持蠕虫疗法的人认为肠道微生物和大脑之间是有密切联系的因为在人类的演化史上人类体内存在过许多病毒和蠕虫而我们的免疫系统也会因为这些微生物而启动并保持工作状态然而由于抗生素的广泛使用以及各种污染物侵入微生物从我们的生活中减少了至少在理论上我们的免疫系统会因此变得不同从而导致了自身免疫性过敏和一些脑部疾病自闭症通常不被认为是一种免疫疾病但有证据表明免疫失调和炎症也对病情发展也一定作用

  2017年一项小型研究将健康儿童的粪便移植到了18名自闭症儿童体内“令人激动的是在粪便移植10周后自闭症儿童的胃肠道的菌群得到了改善并且自闭症行为减少这些改变在18周后仍然存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教授Krajmalnik-Brown表示今年4月的一项后续研究显示即使在粪便移植两年后自闭症儿童依然保留了许多改善状况

  不过该研究同样存在着规模小控制条件过于单一等问题Brown的研究小组正在进行一项更大的双盲试验一半的参与者将接受治疗另一半接受安慰剂他们希望招募80多名自闭症成年人参与到试验中

  仅仅在几年前微生物能影响大脑的想法都是难以想象的虽然目前相关领域加快了研究步伐但是以微生物为基础的药物还没有出现许多生物技术公司正试图培养完美的肠道微生物混合物甚至操纵肠道微生物以此来治疗自闭症和其他大脑相关的疾病

  到目前为止制药公司还没有对微生物疗法表现出太大的兴趣尽管FDA已批准在密切监督下进行粪便微生物移植用于治疗感染梭状杆菌的患者但尚未规定可以在其他疾病中应用粪便移植这也使得蠕虫疗法很难推向市场自从2014年鞭虫治疗克罗恩病的临床试验失败以来几乎没有公司对蠕虫感兴趣了

  但这并没有打消公众对蠕虫疗法的热情许多病患的家长和临床医生并没有选择等待制药公司推出蠕虫产品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试验特殊的饮食试图利用益粪便微生物移植还有蠕虫来改善自闭症

  但由于缺乏正规的管制这些治疗会价格不菲而且后果不可预测甚至有危及生命的风险例如自产的粪便微生物移植和蠕虫可能会引起致命的感染FDA也已经发布了关于粪便微生物移植的安全警告另外根据Facebook和其他网站的数据有些蠕虫对特定病症有效而有些蠕虫则会产生腹泻等副作用此外一些蠕虫疗法成本都较为高昂Alex最初选择的是服用猪鞭虫但因为费用问题只接受了初步治疗后就停止了服用猪鞭虫

  在这期间Alex尝试了另一种相对便宜的蠕虫美洲板口线虫(Necator americanus)与猪鞭虫和缩小膜壳绦虫的幼虫不同这种蠕虫的幼虫会在皮肤上挖洞并在小肠和大肠的连接处定居为了获得这些蠕虫Alex全家在医生的监督下前往墨西哥但最后Alex因为严重的皮疹放弃了治疗而现在他们找到了花费和效果都更适合Alex的缩小膜壳绦虫

  在服用蠕虫的这些日子里Alex的饮食正常而且IBD症状已经缓解了十多年现在他也会出去吃饭听音乐旅游他是一个“非常快乐的年轻人”Chinitz说当然每隔两周特别的蠕虫饮料仍然会出现在他的菜谱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